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风采 > 法官园地
我在廿里铺法庭的日子
作者:城北法院  发布时间:2014-12-03 11:13:46 打印 字号: | |
  从今年三月底至今,我来到廿里铺法庭已半年有余,这段时间说长不长,但却比前两年在院里经历和感受的东西多很多。现在,借助心得交流这个平台,跟大伙分享下我这半年多的心情。

  来到廿里铺法庭的首要感受是:变化和适应。

  从院里来到廿里铺法庭,身份有了质的变化,是以助理审判员的身份来到廿里铺法庭的。在这之前,一直觉着书记员是个很辛苦的工作,从送达、安排开庭、庭审记录到宣判、整理卷子,再到上诉移送……所有琐碎的工作都要做,每天都很忙碌。法官多轻松啊,只需要开个庭,开庭的时候也不用记录,听一听就行,开完庭写个判决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可是当自己当上法官后,就发现当法官并没有自己想象的轻松,每个案子到了哪个阶段,是否按着步骤顺利进行都要由自己操心。就拿我的一个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来说,因为被告在河南洛阳,首先就是委托送达,委托手续固然由书记员做了,可是邮寄过去之后我不能就这么撂着不管了,我要挂心着当地法院是否收到了,收到后是否帮忙向当事人送达了,如果没送达到就要拜托当地法院一定备注没有送达到的原因,因为有些外地法院没给当事人送达到就不管了,也不把送达回证寄回来,或者干脆原空白纸寄回来,这样就无法显示我之前的送达工作是否做了。所以我需要隔上个两三天就给当地法院打一次电话,以便及时了解案件进展情况。我这个案子就超级无语,明明向当地法院确认过已经给当事人送达了,按说就可以放心了,可是过去一个星期了,我还没有收到当地法院寄回的送达回证,于是厚着脸皮再次打电话询问原因,才得知当地法院因为邮资问题得不到解决,所以迟迟未给我寄回。等协调着把邮费问题解决了,真正收到寄回的文件已一晃一个月——你看,稍不留心,就会因为某个小问题延误时间。好不容易给被告送达了,又出现新问题了,被告作为挂名车辆所有人要追加实际车主,还要追加车辆保险公司,偏偏追加的这两个被告也是外地的,于是新一轮委托送达开始,于是为保证新追加被告的举证期限,之前安排的开庭时间作废,于是重新给各方当事人补充送达追加第三人通知书。只是送达,随便就一个半月过去了,审限的压力就像悬在头上的剑,时刻压迫着我。这是送达上的压力,再说说审判时的压力,真正当了法官,才知道审判时并非自己之前所想的只要听听当事人陈述就行,必须对争议事实进行详细的询问,有时候我以为该问的问题都问了,但一写判决时,才发现其实好多问题都没有问清楚。如果庭审时轻松,那么庭审后就要花更多的时间补充事实部分,很可能需要再次举证质证。这里还涉及到庭审经验和技巧,比如我的某个承揽合同中,双方当事人对挖土方的单价没有争议,争议焦点在原告挖土方的数量,原告举证自己挖土方的数量很多,被告也举证原告没有挖这么多的土方数量,双方都有证据的时候,我就不知道该怎样通过法庭调查来发现哪一方当事人说谎。然后李老师在审查被告提交的承揽日志时,就发现按照被告提供的证据,原告只挖了施工场地北方的土方。一块场地,一共有东西南北四个方位,不可能只挖一个方位的土方。于是就接连质问被告,场地的南方、东方、西方的土方数怎么会没有,再配上法官的气场,直把被告问得支支吾吾起来,开始自己查找其它方位的挖土方数量,在查明挖土方数量的基础上,最终使双方得以调解。说完庭审,再说说结案后的压力。我以前总觉着案子结案了,就没什么事了,可当自己开始处理案件了,才发现即使一个案子结案了,也还可能存在想不到的问题在等着你。比如一个离婚案件,双方当事人对婚约财产、婚前陪嫁等都达成调解了,调解书也送达了。按说就没我什么事了,结果过了两天,女方跑到我办公室开始哭诉,一问原因,原来是她到男方家取生活用品、个人衣物时,发现结婚时姑姑婶婶送给她的鞋垫被男方送人了,她认为那些鞋垫具有特殊的纪念意义,所以要求我给个公道。可是调解时,在问到婚前陪嫁品中,她并没有特别强调鞋垫啊,调解书中也没有对鞋垫进行处理啊,我能怎么办?只能软硬兼施的给当事人做劝解工作——这种时候,我真觉着自己就是一居委会大妈。以上事例,就是想表达作为一个法官,真的很不易,并不是我以为的拿到一个案件,只要去判定法律性质,然后分析是否满足构成要件,最终判决是否支持这么机械、简单。它还有很多现实的、又细致的问题需要我考虑周详,稍有欠缺就会让当事人找到不满的机会,借此反悔。而这些都不是通过教科书可以学习的,必须在自己处理的一个个案件中积累经验,总结教训,才能慢慢感受并学会。刚开始,我想尽可能的去帮助当事人把纠纷解决,结果就出现用力过猛的现象。比如,一个婚约财产案件以调解结案了,女方怕男方家不配合,提出让我去帮忙拉东西,我想只是跑个腿的事,就跟着女方去了,东西拉完后女方表示非常感谢,我自己也挺美滋滋。可是到了女方该履行调解书中退换部分彩礼的期限时,女方却不及时履行,男方当事人只能申请强制执行,男方家人就不高兴了,埋怨我只帮女方拉东西,却不帮他们要钱。而女方家人呢,又嫌我没帮她们把东西拉全,有些东西都没拿上——你看,典型的吃力不讨好。

  其次,要说的第二点感受,是摩合与包容。

  自己当了法官后,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就是太过坚持自己的观点。有时候,确实 很难分清坚持和固执之间的区别。比如,审理过的一个房屋买卖合同纠纷,原告与被告买卖房屋,被告第一次答应卖给原告一套位于南山路的房子,原告支付了被告19万后,却得知南山路的房子卖不了了。于是双方达成第二次协议,被告答应重新卖给原告一套位于生物园区的房子,原告第一次支付的19万元用于抵消生物园区房子的部分房款,原告怕被告再次失信,双方就做了书面约定,如果被告不能最终交付生物园区的房屋时,必须向原告承担20万元的违约金。果不其然,被告又一次爽约,无法交付生物园区的房屋。最后被告将小桥的一套二手房过户给原告。原告觉得委屈,自己本来要买的房子是一个新的120平米的房子,最后得到的却变成了90平的二手房,遂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承担20万元的违约金。这个案子,庭长专门召开庭务会让大家讨论,庭里有两个截然不同的观点,一方的观点是房子虽然最后交付了,但确实与合同约定的标的物完全不同,主合同内容发生变化,应适当支持违约金;另一方观点则是,原告既然同意被告过户房屋,就视为同意变更合同主内容,双方形成新的房屋买卖合同关系。被告在办理房屋过户手续给原告后,其已实际履行交付房屋的义务,不再存在违约行为,所以不应该承担违约责任。大部分人都支持第二种观点,而我则是那少部分人——其实案件有争议很正常,之所以有法官自由裁量权,就是考虑不同的法官因自身的经历、教育等因素,会作出不同的判断,只要没有违反法律程序,在法律许可范围内都是合理的。重点是讨论的时候,我总是急于为自己的主张辩论,却并没有认真听取他人不同于自己意见的原因,这就给大家伙一个我太固执的感觉。而我则觉着,我是在坚持自己认为对的东西——这必然会产生摩擦,毕竟我是年轻人,没有丰富的审判经验——可是真的很感谢我的两位庭长,即使我经常与他们发生冲撞,他们也没有真正的就不管我,依然会在我可能对案件理解有偏差的时候,组织召开庭务会,谈谈他们的理解与看法。而且会怕说多了我,让我失去信心,时不时讲讲他们初来法院工作时的各种挫折和窘况,以鼓励我,哈哈哈,其实我没有他们想象的脆弱啦。

  再次,第三点感受是,挫折、批评与担当

  嗯,自从来到廿里铺法庭后,在办理案件过程中,总会有这样或那样的瑕疵,一般情况下,两位庭长怕伤我自尊,就会简略提一提,只要不出现大的问题就好。可是最近出了一档子事,有点严重,在这里就不多说了,挺丢脸的。庭长对我提出了严厉的批评,我自己也很难过。可是,对内是批评,对外则还是坚持维护我,并且会想尽办法帮助我。人在遇到困难无能为力时,这时候的援助才最能感觉到温暖。也只有这时候,才深深体会到,自己办案子没办好,不光是给自己带来麻烦,还会拖累整个庭室,以后遇到拿不定主意的事情,一定要多和大家商量,再不能擅自做主了。

  最后,总结一下这段在廿里铺法庭的日子,我从一个自信的以为自己审案子没问题的人到现在开始重新审视自己存在的不足,开始时不时冒出沮丧的情绪。感谢我们庭室的所有成员,尽管在合作的过程经常产生小摩擦,但还是会容让我,鼓励我。这些我都记在心里,我的缺点我都知道,也会慢慢改正,但有句话叫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所以这也许需要一个过程,可能这个过程还有点长,请你们再耐心一点。在这里,向你们说声谢谢。而我,想成为一个好法官的初衷至始未变。

  谢谢大家。
来源:城北法院
责任编辑:城北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