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实务 > 审判研讨
健全和完善举报人、证人权益保护制度的思考
作者:吕彩红  发布时间:2012-04-09 13:01:05 打印 字号: | |

       鼓励群众踊跃举报和作证,揭露职务犯罪,维护国家利益与社会公众利益,是我国举报制度的一个鲜明特色。实践证明,举报制度为遏制腐败、惩治犯罪发挥了巨大作用。证人保护是指国家对证人在履行公民作证义务的同时所给予的人身及财产方面的法律保障,是国家保障证人合法权益所提供的一种保护机制。然而,实践中,举报人举报后,证人作证后,被人报复,带着家人东躲西藏,其中的凄苦,难以言表。由于担心遭到打击报复,很多人不敢举报违纪违规行为和违法犯罪行为,绝大部分的证人不愿作证,更不愿出庭作证。这种情况凸显我国举报人、证人保护制度之缺陷,亟待健全和完善举报人、证人权益保护制度。

       一、我国现行举报人、证人保护制度的缺陷

       我国对于举报人、证人保护的规定散见于宪法、刑法和刑事诉讼法和国家机关规定中。如《宪法》第41条第2款规定:“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刑法》307条和第308条做了规定,此外,行政法《治安管理处罚法》第42条也做了规定。与实体法律相比,诉讼法的规定相对详细。《刑事诉讼法》第43条强调,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察人员必须保证一切与案件有关或了解案情的公民,有客观地、充分地提供证据的条件。第49条进一步明确:“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应当保障证人及其近亲属的安全。对证人及其近亲属进行威胁、侮辱、殴打或者打击报复,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够刑事处罚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该法第56、第57条规定,被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的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不得以任何方式干扰证人作证。第85条规定:“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应当保障报案人、控告人、举报人及其近亲属的安全。报案人、控告人、举报人如果不愿公开自己姓名和报案、控告、举报的行为,应当为他保守秘密。”《民事诉讼法》第102条也有类似的规定。还有就是《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人民检察院举报工作规定》、《关于保护公民举报权利的规定》、《监察机关举报工作办法》对举报有关方面做了规定。   

       上述法律和规定构成了我国举报人、证人保护制度的基本框架,形成从实体法到程序法的规范体系。但从司法实践来看,我国举报人、证人保护制度还存在比较明显的缺陷,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无专门的举报人、证人保护法。前述法律与规定中有的仅仅是一些原则性规定,无具体惩罚措施,有的是一些部门自己制定的实行办法,法律权威性不高,造成在司法实践中各部门各行其是,互相推诿的现状。应该说没有一部统一的专门的举报人、证人保护法,对举报人、证人的实质性的保护就缺少法律依据,缺失权威性。

       其二,实施证人保护的主体分工不明确,缺少经济补偿措施。我国目前没有一个统一的部门来开展保护举报人的工作,有关部门职能分散,没有形成合力,保护机构职责不清。《刑事诉讼法》等有关法律虽然规定了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有保障举报人安全的义务,但没有明确三机关的具体职责。这容易导致三机关之间职责不清,相互推诿,使具体的举报人保护成为真空。在实践中,时常出现谁都有责任保护举报人,但谁都不能真正保护举报人的情形。保护举报人、证人是需要花费成本的,无论是审前保护,如为证人提供安全蔽护场所、住所迁移,还是审后保护,如为证人改变身份、住址等,均需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在没有充分的法律规定及足够的经费保障情况下,很难期望上述三个部门会真正关注、执行举报人、证人保护计划。

       其三,缺乏程序规定。我国举报人、证人保护制度缺乏程序规定,举报人、证人如何申请保护,如何确定保护范围,怎样去具体实施保护,如何申请法律援助和司法救济,法律均没有规定。这样就导致举报人、证人受到威胁时常常求助无门,而只有当这种威胁转化为现实行为时,才能向司法部门求助,而这时对举报人的伤害往往已经造成。而我国法律中宣言式、纲领式的规定,没有司法救济的立法特点,对打击报复举报人、证人的犯罪分子只能进行事后惩罚,起不到事先预防和震慑之作用。

       其四,保护范围过于狭窄,打击力度很小。我国的刑事诉讼法对举报人、证人保护仅限于举报人、证人及其近亲属,与举报人关系密切的其他人不在其列。另外刑法规定的报复陷害罪,保护对象仅限于举报人、证人本身,连近亲属也不在其列。立法上的矛盾和明显过于狭窄,和世界主流规定不相一致。且该罪的犯罪主体仅仅限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非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报复陷害举报人还不能适用该条规定。条文中“假公济私”的概念非常模糊,缺乏明确的认定标准。

       上述问题表明,零散、宽泛、缺乏可操作性的举报人、证人保护规定不仅造成了法律体系本身的矛盾,而且会使证人难以得到有效的救济。趋利避害是人的天性,而举报人、证人在选择时往往会不自主地趋利避害。若举报人、证人权益得不到应有的保障,势必会影响到举报人、证人的积极性、主动性。

       二、我国举报人、证人保护制度之完善

       第一、立法层面

       鉴于举报人、证人保护的迫切性和必要性,笔者认为,我们有必要借鉴国外和我国香港、台湾地区成功经验的基础上,应立足我国国情,构建一套具有我国特色的刑事案件证人保护制度。通过比较和借鉴1982年美国制定的《被害人、证人保护法》,1998年12月生效的德国的《证人保护法》,以及我国香港和台湾地区也分别于2000年和2001年颁布的《证人保护条例》、《证人保护法》。我国有必要制定一部单独的《举报人、证人保护法》,构建一个以事前和事中保护为主,事后保护为辅的举报恩、证人保护体系。法律要点如下:

       (一)设置专门的举报人、证人保护机构。

       为防止公检法等部门相互扯皮,推诿责任,设置专门的证人保护机构,从法律上赋予执法权,配备相应的人员和装备,形成一支专门负责证人保护工作的队伍,同时综合协调其它司法机关对证人的保护工作,将对证人的保护落到实处。

       (二)扩大举报人、证人保护的对象和范围。

将举报人、证人的近亲属、与其有密切关系的人以及名誉、财产利益等一并列入保护对象和保护范围。保护对象具体包括配偶、直系血亲、二等内旁系血亲和姻亲,与证人有婚约或者在身份上、生活上有密切利害关系的其他人。

       (三)完善保护手段和措施。

       将举报人、证人保护制度贯穿于整个诉讼当中,从纪检部门立案,其它部门和机关侦查、起诉到审判阶段,乃至案件审理完结之后,举报人、保护制度都应当运行并体现。具体保护措施可分为:

       1、建立人身安全保护制度。在举报人、证人保护中,最重要的是举报人、对证人人身安全的保护,这是核心所在。应当制定严密的保护措施,包括事前保护措施和事后保护措施。事前保护措施包括在侦查、起诉和审判阶段,为证人提供贴身保护、为证人提供隐蔽的住所等。事后保护措施包括对于面临高度和长期风险,确实无法在原居住地生活的举报人、证人,为其提供完备的证件和手续,秘密将其迁至安全的地方居住。   

       2、设立隐名作证制度。隐名作证主要是指在刑事诉讼中控方证人在不暴露身份面貌甚至变声的情况下,必要时通过特定的法庭隐名场所,运用现代科学技术手段和程控电话,现场闭路电视、电脑、多媒体等使证人接受控辩审三方对证人的询问、质证,完成作证使命。隐名作证制度能够从根本上预防打击报复的发生,彻底解除证人不愿作证的顾虑。

       在审判阶段,规定庭前对证人身份保密,禁止被告方与证人单独接触;庭审中,法官可根据具体案情不公开询问证人的身份、住址;最后,在法律文书中隐去证人的姓名等。同时,侦查、起诉阶段的办案人员也不得披露证人信息资料,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查阅案卷时要隐匿证人信息,宣传报道中不得透露证人信息,违反规定的应受到相应处罚。

       3、设立保险制度。国家应当为证人投保相应的人身和财产保险,确保因作证而遭受人身伤害或财产损失的证人能及时有效地得到补偿。

       4、在财产权保护方面建立证人作证补偿制度。通过立法或司法解释对证人因作证而产生的交通、食宿、工资、奖金等方面的损失作出补偿。自诉案件由提出证人的一方承担,公诉案件由于诉讼结果直接关系到国家利益和公众利益,证人费用应由国家承担并支付。

       5、建立“污点证人”豁免制度。所谓“污点证人”,是指犯罪活动的参与者为减轻或免除自己的刑事责任,与国家公诉机关合作,作为控方证人,指证其他犯罪人犯罪事实的人。现行法律对“污点证人”豁免制度尚无明确规定。对愿意出庭作证指控同案犯犯罪的“污点证人”,应当给予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以鼓励其作证。

       (四)规定举报人、证人申请保护程序和保护部门之法律责任。举报人、证人如何申请保护,如何确定保护范围,怎样去具体实施保护,如何申请法律援助和司法救济等。明确举报人的法律地位及权利义务,确定举报材料的国家秘密属性,从源头上杜绝举报材料被泄密的可能性,设定举报泄密责任制度、举报人保护程序、不同性质举报的受理机构、举报材料办理的方式及期限等。

       (五)改进刑法中报复陷害罪的规定。对举报人和证人来说,打击报复陷害罪应该是一道最有威慑力的保护规定。为便于司法操作,体现立法初衷,有必要改进现有的报复陷害罪,扩大犯罪主体和保护对象范围,将犯罪主体扩大至国家工作人员,保护对象要涵盖举报人的近亲属,重新表述现有的报复陷害罪罪状,强化其客观行为的本质,具体地叙述犯罪构成特征,同时也可以考虑加重此罪的惩罚力度。

       第二、执法层面

       鉴于目前没有专门的立法保护举报人证人的法律制度,在现有的制度层面,执法方面从如下几个方面着手,可以有效加强和完善举报人、证人保护制度。

       1.转变思想观念。党的十七大报告中提出“以完善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为重点加强反腐倡廉建设”,可以以此为契机将法律监督与人民群众监督相结合的举报工作纳入网络体系,建立强大的预防腐败网络。  

       2.加强举报中心机构建设。举报中心作为检察机关专门处理举报工作的机构,有必要成为单独设置的机构。加强各项业务建设,完善举报中心机构建设,有利于检察举报工作的专业化、制度化建设,有利于对举报人的保护。

       3.加强和纪检、监察等部门的协作。举报人和证人保护是一项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特别是打击报复行为和行政行为、企业行为相交织,仅靠检察机关、法院和公安机关是难以保护举报人和证人的,有必要与纪检、监察部门建立联络制度,推动各部门建立起有效的举报人和证人保护机制,并发挥检察建议的作用。

来源:城北法院网
责任编辑:城北法院网